「重」、「黎」新考

    李宗侗<中國古代社會史>第一章第三節之四云:「
董即重,董姓既係己姓之別,與祝融團出自重黎之說,
亦相符合。重、童古原亦係同字,[說文解字]辛部:『
奴曰童』,祝融團既係黃河流域舊姓,後他團佔據其地
時,這團降為被統治的階級,所以稱最下級之平民為黎
民{堯典,黎民於變時雍},而謂奴隸為重(童)。」我於
此一說法,本深信不疑。如今,信念卻已動搖,只因為
我已找到有力的新證據,否定此一說法。

    <大戴禮‧帝繫>記「祝融八姓」所祖述的「陸終」
之源流云:「顓頊娶于滕奔氏,滕奔氏之子謂之女祿氏
,產老童。老童娶于竭水氏,竭水氏之子謂之高緺氏,
產重黎及吳回,吳回氏產陸終。」重黎的年代在陸終之
前,傳說或以重黎、吳回為兄弟,或以重黎為吳回之封
號,<史記‧楚世家>:「重黎為帝嚳高辛居火正,帝嚳
命曰祝融,以其弟吳回為重黎,後復居火正,為祝融。
」融,明也、朗也,工加水為江,重黎音叶祝融,古人
穿鑿附會,謂共工氏為水神、祝融氏為火神,「祝融」
本祝融氏族集團共主的稱號,此處竟望文生義,以其家
族代代能「光融天下」,官居「火正」,「重黎」也被
視同封號,<呂覽‧孟夏紀>:「其祀寵。註:吳回,回
祿之神。」又因「回」字而扯上「回祿」。

    <書‧呂刑>:「乃命重黎,絕地天通,罔有降格。
」傳說中的重黎有被神格化的傾向。<國語‧楚語下>:
「少昊之衰也,顓頊受之,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屬神,命
火正黎司地以屬民。堯復育重、黎之後,不忘舊者,使
復興之,以至於夏商,故重黎氏世敘天地,而別其分主
者也。」<書‧呂刑>疏:「羲是重之子孫,和是黎之子
孫,能不忘祖之舊業,故以重黎官之。」<史記‧楚世
家>索隱:「重氏、黎氏二官,代司天地,重為木正、
黎為火正。據左氏,少昊氏之子曰重,顓頊氏之子曰黎
,今以重黎為一人,乃是顓頊之子孫。劉氏云:少昊氏
之後曰重,顓頊氏之後曰重黎,對彼重則單稱黎,若自
言當家,則稱重黎。」「絕地天通」的「重黎」,竟遭
肢解為「重」與「黎」,<書‧堯典>:「乃命羲和,欽
若昊天。」的「羲和」也被分化為「羲」與「和」,且
分別為「重」與「黎」之子孫,南正、木正,單稱、合
稱,矛盾百出,註釋家挖空心思以代圓其說。

    <書‧堯典>:「黎民於變時雍。孔疏:黎,眾也。
」「黎民」音叶黎甿(人民)、黎苗、人們、人民,倒裝
為萌黎(百姓)、每人、某人、彌麟(夷洲人謂人民),及
英語泛指「人」的「Man」,英語有輕音化的趨勢,其
單字末尾的「n」本應讀重音,此猶如今「Moon(月亮)
」尾音亦讀輕音,而英語謂「早晨」的「Morning」,
固音叶「朦朧(月將入)」、「曚曨(日未明)」、「矇曨
(有眼不能見物)」,而「黎明(天將明未明)」之倒裝也
。「女媧」音叶黎元、你我、人員、人煙等,又音轉為
女禖、黎民等,此稱平民為黎民之真正出處也。

    英語謂「無人;無一人;不重要之人;庸碌之人」
的「Nobody」,前二音節音叶冷僻、流迸(散走),倒裝
為避難、別離[無人;無一人]。又音叶奴僕、奴婢,倒
裝為僕隸、僕人[不重要之人;庸碌之人];後二音節音
叶奔逃、逋逃(逃亡),倒裝為逃跑、逃避[無人;無一
人]。又音叶白丁(平民)、倍儓(臣也),倒裝為儓(庸
賤)、僮僕[不重要之人;庸碌之人]。若視為以「No」
加「Body」,則後二義無著落矣!「隸」音「ㄌㄧ\」
又音「ㄉㄧ\」,此「ㄋ、ㄌ」與「ㄉ、ㄊ」間之音韻
變化,葡萄牙語謂「奴隸」的「Brador」,亦音叶「僕
隸」,儘管童與重同、僮即童,僮之所以為「婢妾之總
稱」,卻與重黎、祝融氏族集團均扯不上關係。
 

創作者介紹

中外史地大翻案

黃 潛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